正文部分

私心(微小说)

季祥是一家大公司的子公司老总。他虽算不上多大方,待人却还算宽厚。公司这两年的业绩尤为不错,为此,他特意物色了一个叫王均的副手帮他打理生意。

“祥哥,我们公司眼看越做越大了,是不是该再招些人手了。尤其是客户经理,所有的客户都捏在总公司手里,我们工作非常被动,如果我们也有自己的客户经理不是可以第一时间和客户取得联系了吗?我们还可以在原有的基础上拓宽客源……”包厢里,王均摇着杯中酒,分析道。

“你说得有道理,但是总公司能答应吗?”季祥沉吟片刻后说道。

“不用我们出手,会有人让公司安排的。王均眼镜后的眼睛微微眯起,浅笑道。”

半个月后。季祥收到了公司要求他开设业务部门的通知。在这之前,总公司里狠闹了一场,不知是谁放出风声,子公司想要招聘客户经理被领导拒绝了。总公司业务部门的人纷纷请年假,害得客户投诉无门。也因为这件事,公司意识到了分散经营的必要性。

“你用了什么方法让公司答应的?”季祥仰着微醺的脸,盯着王均问道。

“一样的工资,工作量却少了三分之一,他们又不是傻子,当然会做选择。”王均抿了一口红酒。

王均刚进公司。就见手底下的男人像是发现什么宝贝似的,朝着他对面的办公室张望。

“看什么呢?”王均的声音像炸雷般响起。瞧热闹的人纷纷退后了好几步。

“王副总,季总招了好几个业余员,个个年轻漂亮。”平时与他关系亲近的一个手下凑到他耳边低语道,说完还暧昧地笑了笑。

“什么时候招的?”王均问。

“就是你出差那几天。”下属答。

“行了,我知道了。你们都去忙吧,别围在这,没得让人看了笑话。”王均挥了挥手驱散了人群,自己却朝前走了几步。

“季总,电脑密码是多少呀?哎呀,季总我的账号登不了。”办公室内莺声燕语不绝于耳,季祥在莺莺燕燕中穿梭好不热闹。

“嗯哼。”王均重重地咳了一嗓子,朝了他们走了过来。

“我给你们介绍下,这位是王副总,见到他就是和见到我一样。有什么问题也可以请教他的。”季祥指着王均说道。

“王副总,你来看下我的电脑先。”“王副总……”王均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女人们就又七嘴八舌地“支使起他来。”

见季祥如此向新人介绍自己,王均才起的疑心就消了一半。

忙碌的间隙,王均朝角落里瞥了一眼。那里端坐着一个气质清冷的女人,当那些女人围着他团团转时,她安安静静地端坐着,就像是一株冷肃的腊梅。

刚刚进门时自己明明看见她和季祥有说有笑的,怎么季祥一走,脸就冷了。莫不是看不上我这副总。一个小小的业务员哪来的自信啊?王均越想越恼火,慢慢地就失了和女人的交谈的兴致。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公司里的业务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王均和业务部门的人慢慢地混熟了,唯独角落里的冷面女人,他除了知道她叫周静外,一次交谈都不曾有过。

“美女们,我买了网红蛋糕一人一个。算是我欢迎你们入职的迎新礼物,快来拿吧。”王均拿着一箱蛋糕走了进来。一边发,还一边和对方交谈几句。

“哇,王副总,这个排队很难排的,你居然买到了?太厉害了吧!”身侧传来的阵阵惊呼声,让王均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是那个冷面女人周静,只是淡淡道了声谢就不再开口,那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再次轻易地点燃了王均的怒火。

看着女人冷淡的模样,王均不禁想起前日季祥给她们送橘子的场景。“这是我媳妇拿来的橘子,你们也尝尝吧。”季祥一边说一边率先拿起个橘子自己吃。

“哇,季总,橘子很甜哎,哪买的?我们改天也买点回来尝尝。”

“是啊,真的很甜。”

“那是因为里面包含了季太太的心意呀。”周静含笑打趣。脸上的笑意像绽放的春花。

“哈哈哈,小静说得有趣。”季祥笑着回应道。他对于周静的称呼更是比旁人亲昵几分。

嫉妒和猜忌就像两根藤蔓在王均的心底生根发芽,渐渐滋生出邪恶之花。

“祥哥,公司的业务员来了也有些时日了,但是却连客户的面都还没见过。要不改天,我们带她们去见见客户吧?”王均试探道。

“可以,那就明天吧,具体事情就由你来安排吧。”季祥一边批阅文件一边答道。

“好嘞,那个周静和我手底下的人都不是很熟,就由你来安排吧。其他的由我带着去。”王均说完扭头就走,连让季祥回答的时间都没给留。

“听说周静被季总夫人堵在车上了?”

“真的假的啊?”

“我早就看出来他们俩不对劲了,你看季总对周静的称呼,小静,小静的。”

“季总都可以当她爸了吧?怎么想的呀?如果是我,我就选王副总,年轻还大方。”一时之间办公室里的关于周静和季祥的绯闻传得沸沸扬扬,格外热闹。

就在流言四起时,季太太来了:“小静,听说你喜欢吃我买的橘子?我今天又给你买了一箱。那天多亏你把我们家老季送回来。我们家老季什么都好,就是贪杯。上次喝得醉熏熏的多亏你送他回来,我们小区那些闲人闲话多,你可别在意呀。”季太太一番话将事情解释得清爽,却让王均恨得咬牙。

“季太太说得是哪里的话,既然我陪着老总出去了,自然得将他好生送回去。哪能要您的谢礼呢。”周静忙着推辞。

“这几天的流言蜚语可是委屈你了。这点钱就当是我的赔礼了。橘子不收,钱得收。不然我过意不去呢。季太太见周静推却,又掏出个红包来。”

这怎么好意思呢,周静又要拒绝。季太太却硬将红包塞进周静手里。一推一拉间,周静白衬衫上的扣子掉了下来袖子被掀起了一角,只见她手腕上赫然有一处刺青竟是王均二字。

“啊……这……这……这”季太太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众人见状纷纷上前围观,周静不知是太过惊讶还是害怕,居然忘记将袖子拉下来以致每个人都清清楚楚地看见了。

“这烟雾弹可真够大的,我们都以为周静和季总有一腿呢。原来是在给她和王副总打掩护呀。”

“咳,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们没发现她总是故意疏远王副总吗?”一个马后炮说道。

“对,我也看出来了。她对季总和王副总完全是两个态度,不是有暧昧就是有仇。”有人笃定地说道。

另一个办公室里。“小均,我真没想到会闹出这样的事情来,为了公司考虑,你暂时离开一段时间吧。”季祥猛吸了一口烟。

“祥哥,我真的和周静没关系。”王均又气又急,却没有一点证据证明自己。

“我相信你,但是总公司的人会信吗?与其让他们来找你,不如你自己先离开。好歹能保全你的面子,弟妹那边我来帮你说。”季祥苦口婆心地劝道。

“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王均还有些不甘心。

“事发突然,公司里又有这么多人看着。你让我怎么保你?季祥反问道。

王均前脚刚走,周静就去了季祥的办公室。“做得很好,这是你的酬劳。”季祥从抽屉里掏出一沓钱递到了周静的面前。

周静接过钱数了数,笑着说:“恭喜季总,得偿所愿,我下午就走,保证不会让王副总找到我的。”

“找到你又有什么用?他还能回得来公司吗?公司里只需要一个决策人,他的价值已经没了。”季祥又吐了一口烟,表情格外舒缓。

咖啡厅里。周静和季太太对面而坐。“这是你的酬劳。”女人将一张支票递到了周静面前。

“你为什么要让我演送季总回家那出戏?还让人配合王均传谣言。”周静盯着手中的支票问。

“你没听过敲山震虎吗?老季现在的生意越来越大,周围的女人也越来越多。我若不提点一二,只怕他要忘了初心呢。”季太太转了转手中的戒指说道。

回家的列车上。周静将手腕上的字轻轻擦拭了下,王均变成了王钧。她轻轻地摸了摸肚子,笑着低语道:“这次的经历如果说给你爸听,他必不敢轻视我了吧。”

彩神平台,彩神官网,彩神网址,彩神下载,彩神app,彩神开户,彩神投注,彩神购彩,彩神注册,彩神登录,彩神邀请码,彩神技巧,彩神手机版,彩神靠谱吗,彩神走势图,彩神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彩神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