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部分

民间故事: 新婚妻不愿同房每天要求换床单。老者: 她不是你的妻子

清朝年间,南方小镇上有一姓杜的财主家。杜财主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杜蒙,生性狡诈,性格乖戾,却是小妾潘氏所生,小儿子杜云,身体羸弱,性格宽厚,为人心善,是正妻王氏所生。

在当时社会,嫡庶之间的差距很大,庶子在家中地位低下,还没有继承权。按理来说,杜云是杜家继承人,他在杜家的地位无可动摇。然而,因为杜云身体方面的原因,加上他母亲王氏去世早,面对性格要强的潘氏母子,只得处处谦让,这让年老的杜财主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过,好在杜云天资聪慧,在生意方面颇有天赋,总算让杜财主有所宽慰。杜云到了而立之年,杜财主决定给他找个强势的娘家,以后才不至于被杜蒙欺负。于是,他派人给媒婆送去了不少银两,不久后,媒婆带来好消息,说邻镇有户姓刘的财主家,刘家小女儿待字闺中,长得眉清目秀,和杜云很般配。

杜财主见了大喜,让他意外的是,一向不过问家事的杜蒙,却满脸乐呵说,“爹,你年纪大了,这件事就交给蒙儿吧,保证给您办得妥妥的。”杜财主听了表情错愕,平时兄弟俩一向不和,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大儿子杜蒙的热情让他心生不妙。但杜云常年卧病在床,自己年老体衰,实在是没有精力操办此事,只得点头答应了。管家杜平找到杜财主,一脸担忧道,“老爷,大公子杜蒙恐怕会不安好心。”杜财主叹了叹气,他没有说话。几天后,杜蒙笑意融融对杜财主说,“爹,事情已经办妥,就等着弟弟和对方姑娘见面了。”杜财主咳嗽两声,夸赞道,“好,好。”话说杜云,从小就体弱多病,近几年来身体愈发羸弱,吃过不少药也不见好转,前段时间偶感风寒,一躺就是半个月。听说爹给他介绍一个姑娘,要他去见面,杜云没办法只得强打起精神遵从。

姑娘叫刘美娘,人如其名,长得水灵至极,只是一双美眸时常流露出淡淡哀思。说是二人见面交流感情,其实婚姻大事还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今只是走个形式罢了。“杜公子,你真的愿意娶我为妻?”刘美娘皱着眉头,主动开口问道。杜云笑道,“只是家父的意思,杜某别无选择。”其实,杜云心思玲珑,早就看出了人家姑娘不愿意,心里藏着事,只是碍于双方父母的意思,他不好拒绝。刘财主收到了不菲的彩礼,乐得合不拢嘴。半个月后,杜云和刘美娘举办了婚礼,宴请各方宾客。酒席那天,有两个乞丐来乞讨,像是父女俩。老者驼着背,但双目明亮,一看就不是寻常乞讨者。女子身材窈窕,脸上不知涂抹了什么,黑乎乎的看不清面容。

杜云心善,叫管家拿些碎银子和一碗肉给他们,老者连忙躬身行礼,“多谢恩人。”说话间,杜云偷望了一眼女子,女子正好回望而来,二人四目相对,杜云不禁脸红,他在心里一阵苦笑,今天是自己的大喜之日,怎么还偷看人家姑娘。走完了流程,洞房花烛夜时,杜云见新娘子刘氏身上有暗香袭来,不禁心潮澎湃,连忙去掀开头盖,而新娘子却冷眼相对,“夫君,今天忙碌了一天,待妾身先去沐浴一番。”说完,刘氏包裹着床单走进了浴房,杜云只能干等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杜云见刘氏回来,不知不觉睡着了。此时,浴房中,刘氏裹着床单泡在木盆中,身子一动不动,旁边点着三只蜡烛和一只香。第二天一大早,刘氏醒来后,吩咐丫环把床单给换了,而杜云脑袋昏沉沉的,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不禁有些恼怒,他怪妻子去浴房半天都没有回来,自己困得不行睡着了,春宵时刻就白白浪费了。

但是刘氏不予理睬,依旧是冰冷的态度。“弟弟,新婚日子也要注意身体,别只顾着贪欢。”这时,杜蒙笑盈盈地走过来,对杜云说道。杜云听了又气又无奈,悄悄把管家杜平找来,叫他暗中去调查妻子刘氏。一连几个晚上,刘氏都假装推辞同房,说要先沐浴,结果等她沐浴回来,杜云已经睡着,但是第二天一大早上,刘氏都会叫丫环把床单给换了。这种事情也不好对外人说,若是二人不同房,何来子嗣?杜云见老爹一脸想抱孙子的迫切表情,只得无奈叹息。一天中午,门外有个老乞丐敲门,说是找杜云公子有事。杜云得知是婚宴那天来乞讨的老者,赶紧出门迎接,很恭敬行礼,“前辈,是您找晚辈吗?”老者身后依然跟着年轻女子,他笑着说道,“不错,老夫有恩必报,前几天夜里老夫观你住宅有阴气缭绕,想必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所以过来看看。”杜云听了皱着眉头,要说怪异的事,那就是妻子不与他同房,这几天自己到了晚上就头脑昏沉想睡觉。

于是,杜云将此事说了出来,老者一听,神情顿时凝重三分,“新娘有问题,那不是你妻子。”杜云听了大吃一惊,“前辈,你……你这是什么话?”老者解释道,“你妻子沐浴时是否点了三支蜡烛和一支香?”杜云点了点头。“这就对了,你妻子是在‘去阴’。”老者进一步说道,“所谓‘去阴’,就是灵魂去了阴间,但是人还在阳间,那三支蜡烛,代表人的本命灯,只要不熄灭人就没事,魂还可以附身回来。你妻子裹被单沐浴,想必也是为了遮住身上的阳气,担心会被阴差发现。”杜云听了惊愕得说不出话来,缓过神来连忙问,“那我妻子刘氏在哪里?”老者回答道,“这个就要去问你妻子了。不过,老夫有一计可以试试。”说完,老者对杜云耳语了一番,还递给他一块玉佩,杜云听后连忙点了点头。

到了晚上,杜云手握玉佩,他开口要同房,妻子刘氏又是那句话,说自己要去沐浴,然后杜云装睡了。等妻子一走,杜云蹑手蹑脚赶来,在眼帘上涂抹牛油,看到妻子面容很陌生。一道飘忽的影子,缓缓从妻子身上走出。这道影子,正是那小鬼。杜云咬破舌尖,大喝一声,“小鬼,哪里跑!”小鬼听到后发出厉声尖叫,飘过来要掐杜云的脖子。但是杜云并不害怕,因为老者给的这块玉佩有驱鬼辟邪的效果,等影子近身,玉佩散发濛濛清辉,小鬼发出“啊”一声惨叫,瞬间化为无形。

家丁听到动静纷纷赶来,杜财主见到儿媳竟然是个陌生女子,连忙问杜云是怎么回事。杜云将事情和盘托出,众人听了一头雾水,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杜财主神色凝重,他似乎猜到了什么,只是还未证实心中所想。正在这时,管家杜平匆匆赶来,说新娘刘氏早在半个多月前就溺水而亡,那天杜云见到的刘美娘,其实是她妹妹。而如今这姑娘,是杜蒙和媒婆找来的青楼女子。一旁的杜蒙吓得瑟瑟发抖,不敢说话,杜财主大骂一声,“孽子!”原来,这一切都是杜蒙和媒婆暗中密谋的诡计,让杜云娶了青楼女子,为了演戏逼真,他们招来刘美娘魂魄,附身在此姑娘身上,以假乱真。如此做法的目的,一方面,让杜云无法得到子嗣,另一方面鬼魂还能吸食杜云身上的阳气,让他身子愈发羸弱,可谓是一箭双雕。真相大白,杜财主气得差点晕过去。等他缓过神来,得知是老乞丐破的局,连忙备了一桌好菜款待。

酒酣脑热之际,老者捻着胡须笑道,“小女翠儿和杜云很般配,不知杜财主意向如何?”杜云听了很是欢喜,连忙说行。其实,他第一眼见到翠儿,就有种熟悉的感觉,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杜财主是个明事理之人,老者救了自己儿子,还将女儿下嫁,这是天大的好事,自然是满口答应。老者治好了杜云身上的暗疾,原来这一切也是杜蒙暗中所为。后来,杜云和妻子翠儿很是恩爱,杜家也愈发兴旺。杜云一时心善施舍老乞丐,没想到老乞丐不仅救了他一命,还给他带来良缘,这还真的是应了那句“善有善报”的古话。

彩神平台,彩神官网,彩神网址,彩神下载,彩神app,彩神开户,彩神投注,彩神购彩,彩神注册,彩神登录,彩神邀请码,彩神技巧,彩神手机版,彩神靠谱吗,彩神走势图,彩神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彩神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